书喻书措

篆刻离别过往易,临摹画皮难绣骨。

《有些遗憾,会疼一生》

/书喻书措/

李景希提前收拾好一切,准备前往火车站赶回老家。

二楼到一楼,不过十几个台阶,李景希脚步轻柔到几近飘忽的一步步往下走,生怕一脚过重而踏破了什么一般。

短短的脚程,生生让她走了近半个时辰。

原来,我也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。

最后回头复杂的看了一眼那个她住了多年的房子,随即逃一般的转身离开。

候车大厅人潮人海,杂乱的声音混合着各种异味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,难受得她只好选择去网吧度过漫长的候车时间。

本想登上游戏打发时间,可思绪过乱,玩了一会便觉乏味。

李景希这才发觉,原来一个人的时候玩游戏是这般的无趣。

索性登上社交软件去跟熟悉的朋友好好道个别。

也许也是在跟过去道别。

看着好友对自己回老家的决定而发来的各种问题,惊讶的、探究的、担忧的、关心的。

她只是回答说“身体不大好,我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外面,催着我回去,刚好也快过年了,就回了。”

漫长的时间只靠聊天来消磨,对于回家心切的她来说无疑有些难以等待,点开播放器,习惯性地搜了常听的歌曲,时间仿佛也没那么难熬了。

李景希回想着这座城市带给自己的一切,过去的一幕幕席卷而来。

“你好,方便帮我试个本吗?”

“可以。”李景希关掉了音乐播放器看着频道内显示的消息,这个刚进来打扰自己听歌的人叫默柒,很有意思的ID。

“没打扰到你吧,我逛了一圈发现挂着cv马甲的只有你这是一个人,我刚写好的本,所以想麻烦你帮个忙。”

初识的第一天,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让本该去休息的两人一直熬夜到天亮。

“我们同城,不如这个周末见个面,我知道一个地方很安静,适合讨论剧情。”

如果当初我不放任自己去触碰你,如今的我们会不会一如当初,只是两个对配音跟写本有着谜一样执着的朋友?

李景希想到有一次有个好友来问:“你们谁追的谁?”

她回好友说“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。”

现在想来,才发现,你从来没说过一句喜欢我,更何谈说爱这个字。

“李景希,你知不知道,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,那个人你认识。”

“李景希,还记得你们没在一起时他跟你说过的第一件关于她的事吧?那个他人生中第一次跨省为她定制鲜花的人。”

李景希……

李景希……

我知道,他们说的我都知道,但我一直自欺欺人的以为那已经是你的过去。

好友对她说“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,说不说我心里都不好过,我希望你们能明明白白的在一起。”

有些东西再怎么执着也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执念,仅此而已。

八年了,最终还是离开了这座曾经给自己带来无限的希望,同时也带着无尽苦楚的城市。

李景希顿了顿,点开签名栏敲下一句话“收拾好了一切,可过往的回忆我该打包放在何处?”

你为我诵读的那些诗歌,那些动人的情话,那一夜夜的陪伴,却原来都是在转述对她感情的寄托,而我却为此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她望着刚更新的个签默默发呆。

突然跳出的语音通话拉回了她的思绪,迷茫的眼神在看到窗口上的id时,心跳骤然停止,大脑嗡嗡直响。
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点的同意,那边过了好一会才传来声响,低沉透着担忧的声音“你在哪儿?”

为什么不是给我电话?

“网吧。”李景希努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。

“你去网吧做什么?这么晚了,赶快回家外面不安全。”

李景希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,已经十点了,在平时来说,是有些晚了:“票买到凌晨两点半的,人有点多。”

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解释更多。

“去哪?”

当初你走的时候是否有期望过我的挽留。

“回家。”

“跟家里人说什么时间到没?”

“还没,上车后再说来得及。”

“好,那……你注意安全。”

为什么不是别走?

果然,还是自己想多了,心里唯一的一点期待到底还是被他击溃得一丝不剩。

呼出的气息带着她的苦楚,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在为她难过,透着沉闷。

因呼吸的不顺畅导致她有些头晕目眩,一阵阵的疼痛从脑袋蔓开,抬手撑住疼得险些倒下去的头,这才发觉自己一路走来,太过疲惫,撑了这么些年,到底还是撑不下去了。

“嗯。”

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用尽了她一身的力气,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了出来。

李景希你怎么就不能放过你自己?

有些控制不住的呼吸声穿过手臂漏出,通过网线传到了另外一边。

“你别哭,是我不好。”

不,不是你不好,只是你心底深处的那个人不是我,而我对你来说可有可无。

李景希想到了自己一次次愚蠢的行为。

分开没多久他换号了但是自己却不知道,自己鼓起勇气发过去一句句酷刑般质问的消息,如今看来是那么的可笑。
让自己无地自容的是,那是他爸爸回的消息,而自己当时因为情绪激动并没有发现回消息的不是本人。

直到一个电话打过来,正在为这个电话雀跃的自己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“刚才是我爸,风风火火地跑来说有人找我,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。”

那一刻的自己就像一个做错事等待批评的孩子,心里各种情绪挤压着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,最后却也只是木讷地说了句抱歉后再无下文。

现在想来多么愚昧。

过去的到底还是过不去。

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原来我们早已陌生,一个问题都已变得小心翼翼。

“好。”

“当初我们并不认识你为什么要陪我通宵。”紧张的等待。

“我感觉得出你那天心情不怎么好,却还是愿意帮我,看到那样的你,就很想这么陪着你,多久都行,大概是那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你了,还有……其实通宵过后我不是去休息,而是接着去上班了。”

“景希,这么多年了,我不是不在乎你,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跟你分开,你知道的。”

李景希没发现自己苦涩中上扬的嘴角,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愣。

他说喜欢我。

我知道,也很清楚,除了爱,你已经把一切能给我的都给了,你很好,对我也很好,好到挑不出一丝错处。

起伏的胸膛里,有一颗按耐不住的心在跳动,迫切地想飞奔到他身边,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去找他吧,一次就好,去改签吧,去到他的身边,只要能在一起什么都好。

“如果你愿意,我们可以结婚,我陪着你,你陪着我,我们可以生几个孩子,度过一生。”

如果?原来……只是如果我愿意。

足够诱惑的条件,却让她的心如坠冰窖。

她知道分手后他去找过她两次,每次都在楼下等很久,她告诉自己等他开口我们就好好的一起走。

或许你也在等我开口。

如果当初我不因为心里的固执,执意跟你说分手,如果我能主动一点下楼找你……

你会不会就能把你的心多分一点给我?

可是,没有如果。

“为什么。”

她怎么也想不到,多年后的她会因为这个问题久久不能释怀,尤其是后来在得知他依然一个人的时候,她抱着那个他送的装着他一生承诺的旅行包,哭得不能自已。

“我们性格合得来,各方面都很契合,我们能过一辈子。”

她用沉默来回应他的话,而他亦懂她的意思。

终究你没有爱上我。

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,为什么你不能爱我?

列车载她的执着,一路前行。

未来的路山高路远,她亲手推开了那个答应永伴身侧的人,却推不掉这遗憾。

如今这个问题已有了答案,我努力过了,可是,除了你,我已无法再爱上别的人。